1. 首页
  2. 古代建筑

江南四大园林——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寄畅园

展开的天然山水画卷——无锡寄畅园赏析

寄畅园是江南地区一座保存较完好的明末清初的别墅型私家园林, 其巧妙的选址,别具匠心的叠山理水,偏多野趣的景色,无不表现出别墅型私家园林的造园特色,不愧是一座优秀的屮国古典园林。

寄畅园位于无锡城西的锡山和惠山间平坦地段(即锡山风景名胜区内),占地约1公顷,属于中型别墅型私家园林。元代原为佛寺的一部分,明正德年间兵部尚书秦金辟为别墅;后经秦氏几代人的经营,寄畅园更为完美,名声大噪。清咸丰十年(1860年),园曾毁于兵火。如今的园林是后来重建的,但山水格局未做变动,依旧传承着文人园林简远、雅致的特质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中国古典园林的园名,很多都含有隐喻(象征)的特点。寄畅园也不例外,其初名为“凤谷行窝”, 后取王義之《兰亭序》“一觥一咏, 亦足以畅叙幽情……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”的文意,更名为“寄畅园”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1、寄畅园布局

寄畅园总体布局为水池偏东,池西聚土石为假山,两者构成山水骨架。假山约占全园面积的23%,水面占17%,山水一共占去全园面积的三分之一以上。建筑布置疏朗,相对于山水而言数量较少,故王穉登《寄畅园记》评价:“兹园之胜……最在泉,其次石,次竹木花药果蔬,又次堂榭楼台池沼。”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寄畅园西靠惠山,东南是锡山,园的总体布局抓住这个优越的自然条件,以水面为中心,西、北为假山接惠山余脉。东部以水池、水廊为主,池中有方亭,相互对映。园的面积虽不大,但近以惠山为背景,远以东南方锡山龙光塔为借景,空间感、秩序感极为强烈。园内池水、假山是引惠山的泉水和开采山中的黄石做成,所以,寄畅园在借景、选址上都相当成功,处理简洁而效果丰富,水平甚高。在路线的组织上,寄畅园运用了江南园林常用的疏密相间手法。从现在西南角的园门入园后,是两个相套的小庭院,走出厅堂,则视线豁然开朗,一片山林景色。在到达开阔的水面前,又必须经过山间曲折的小路。这种分割空间和景色的处理手法,造成了对比效果,使人感到园内的景色生动和多彩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2、寄畅园赏析

2.1因借自然

寄畅园因其选址之巧妙,能充分收摄周围环境的美好景色,使视野得以最大限度地拓展到园外,是造园技法——远借的最佳实例。从锦汇漪水池东岸向西望去,透过水池及西岸假山上的蓊郁林木,可远借惠山优美山形,构成远中近三层次景深;若从池两岸及北岸的嘉树堂一带向东南望去,锡山及其龙光塔均被借入园内,衬托着近处临水亭廊、水榭,又是一幅以建筑为主景的天然山水画卷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2.2理水

寄畅园的理水传承了中国古典园林“大水宜分、小水宜聚”的基本手法。整体布局以聚为主(以锦汇漪为中心,展开景观空间序列);南北长而东西窄的锦汇漪水池,又通过中部两岸的鹤步滩与东岸的知鱼槛对峙收束,把水池划分为似隔又合的南、北两水域;北水域的北端利用平桥“七星桥”及其后的廊桥,再划分为两个层次,中端做成小水湾架石板平桥(即鹤步滩),北水域被划分为四个层次,加大了景深,又与南水域开敞的景观形成对比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北水域东北角以跨水的廊桥障隔水尾,池水似无尽头,彰显其疏水脉脉源远流长的意境,是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在园林创构和园林审美中的体现,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在理水方面,寄畅园的独到之处体现在从惠山引 来泉水,这从另一角度证明了园址选择的重要性,证明了别墅型私家园林融入自然的特质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2.3叠山

寄畅园的叠山是著名叠山家张南垣之侄张钺的匠心独运之作。西岸的黄石间土的土石山,堆叠成中部隆起,首尾两端渐低之势,首迎锡山、尾向惠山,似与锡、惠二山一脉相连,犹如真山的余脉,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。山上灌木丛生,古树参天,浓荫如盖,盘根错节.与锡、惠二山的自然景色融为一体。又从惠山引来泉水,形成溪流破山腹而入,跌落山堑,如空谷流水之琴音,故名“八音涧”, 所创意境别具一格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2.4建筑

除新建的双孝祠、秉礼堂一组建筑群作为园林的入口外, 寄畅园的建筑主要集中在水池的北、东两岸,但疏朗冇致,其参差错落、倒映水中的形象与池东南岸的天然景色形成强烈对比。正是因为建筑着墨不多,园林保持着疏朗、天然的格调,故乾隆帝驻跸此园时曾赋诗咏之为“独爱兹园胜,偏多野兴长”。

中国古典园林建筑的命名,常含冇深刻的文化底蕴,寄畅园的建筑也是如此。如知鱼槛,取自《庄子•外篇秋水》庄子与惠子关于“鱼之乐”的对话;鹤步滩的“鹤”则隐喻洒脱、超然尘世之情。这些赋有寓意的命名,使寄畅园更添雅致风韵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寄畅园建筑的窗、门等上雕刻有蝙蝠、鹤、寿、松和书等图案以及一些典故,无不在隐喻福、长寿、书香门第或升官、多子多福等,在此不一一枚举。可以说园林中的建筑不仅有其实用功能、审美功能,也有一定的隐喻功能,丰富了园林的文化内涵。

江南四大园林之无锡寄畅园 建筑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

从上述分析来看,仅用传统造园艺术的法则:借景、叠石、疏密、动静等手法来阅读寄畅园是远远不够的,这只是一种理性的艺术梳理,而不是感性的生命体验。寄畅园是一个注入了历代造园者太多智慧和心血的巅峰之作,一个完全可以传之百代永远被人阅读的精品。而更重要的是,寄畅园是一个完整的生命,一个有灵性、有情感的生命体,我们必须用心去体会、去感悟它。综观寄畅园的空间布局,不难发现,其特点鲜明,个性化强,充满了文人趣味与意境,同时也达到了建筑美、人文美与自然美的完美结合,给现今的园林设计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范本。

发布者:saigege,本文摘自网络,如涉及版权请告知,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、交流之目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